首页 » 技术 > 电信技术 > 2005年电信十大悬念

2005年电信十大悬念

文章来源:新京报   
分享到: 收藏
中国的电信业在经历2004年一轮又一轮的狂躁之后,随着3G元年的即将到来,所有悬而未决的重大问题,都似乎可能得到答案。因为历经太多期待、太多曲折,正在迈向成熟与理性的中国电信业的英雄之旅,光明、灿烂与阴霾并行。与2004年相比,今年的电信改革依然步履维艰。资料图片3G肩负着运营商、设备商和政府的众多使命和责任。本报记者韩萌摄1邮政政企分离重
中国的电信业在经历2004年一轮又一轮的狂躁之后,随着3G元年的即将到来,所有悬而未决的重大问题,都似乎可能得到答案。因为历经太多期待、太多曲折,正在迈向成熟与理性的中国电信业的英雄之旅,光明、灿烂与阴霾并行。

\
与2004年相比,今年的电信改革依然步履维艰。资料图片

 

\
3G肩负着运营商、设备商和政府的众多使命和责任。本报记者韩萌摄

1 邮政政企分离重回信产部?
邮政被再次点名要求改革

  3月5日,政府工作报告谈到深化行业改革时再次点了邮政的名,让人们对这个中国垄断行业之首的改革充满期待,同时,邮政是否在业务上重归信产部管,也将是2005年很大的悬念。

  1997年原邮电部进行“邮、电”分家后,原邮电部主体和电子工业部合并,组成信息产业部,原来仅为正司局级的邮电部邮政总局则分离出来,成立了副部级的国家邮政局。各省邮政与电信业务也分开,从省到县都成立了邮政局。国家邮政局实行行业垂直管理,虽然它名义上归信产部管,但实际上,独立性极强,信产部基本未插手。

  邮政系统一直被批评为“改革进展缓慢”,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邮政被与铁路等相提并论,报告中提出,“要深化电力、电信、民航等行业改革,推进邮政、铁路行业和城市公用事业改革”,很明显,催促邮政加快改革的声音已经发自了最高领导层。

  据相关人士透露,邮政在去年实行了剥离后勤和三产等社会性服务业务后,将在更高层面的政企分开方面进行根本性的改革。目前已透露出的一种方案是,在中央层面设立国家邮政管理局,为行政事业单位,承担行业监管职能,省级以下邮政部门都设为企业。

  “邮政系统政企不分是老问题,像邮政这样又是企业又是行业监管者的已经很少,恐怕只有铁路,连民航总局现在都与企业经营没有关系,因为南航、东航等三大航空公司都划给了国资委”,原国家邮政局官员,现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院长助理、MBA中心主任刘刚如此说。

  有业内人士认为,假如国家邮政局不承担企业经营职能,它很可能就会并到信产部,因为没有必要为一个没有多少竞争主体的行业单独设立一个机构,就像电信行业,虽然竞争主体有6家运营商,但信产部的行业监管也只设了电信管理局。

  另有一种看法认为,在中央层面可以设立一个邮政集团,是企业性质,划归国资委管理,省以下邮政系统也都变成企业,就像现在的电信、网通等。不过,这种改革方案的结局仍将是要把对邮政行业的监管职能放在信产部。

  因此,很有可能,在邮、电分离之后,双方在中央级行业监管层面上又都合并到一起。而且,无论邮政怎么改,它自己又从事经营业务,又承担行业监管似乎不太可能。

  本报记者郭冬颖

2 谨慎期待电信重组
中国电信业重组与3G牌照的发放密切相关

  近一段时间以来,有关重组国内电信企业的言论一直在业界流传。历经数年分拆形成的电信业尚未形成理性的竞争格局,如今又因“竞争过度”的后遗症而几度传出重组传言。

  究竟国内电信行业是否需要再度重组?如何重组?重组后是否将为国内电信业带来更为良性的竞争态势?

  据业内资深分析人士称,中国电信业如果再度重组,更大的可能性仍然与3G牌照的发放密切相关。

  近日,来自信产部电信研究院的专家指出,国内最终发放3张全国性的3G牌照将较为合理。同时,他首次提出在国内发放区域性3G牌照的概念,推动电信服务在广大中西部地区的发展步伐。

  围绕3G牌照即将发放的现实需要,国内电信业确实存在重大重组的可能。无论是先前的“四合二”,还是“六合三”,这些方案不只代表企业的利益或呼声,从某种程度上讲,随着3G真正地逼近国内电信业,重组或许真正到了不得不行的时候了。

  将来真正操作如此庞大的几家上市公司进行资本的重组,海外资本市场如何对待此事?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国内电信行业一直存在较大变数。先前的分拆实践已经证明,中国的电信业重组并不会完全按常理出牌。

  一个现实的问题就是,如果最终再度重组,作为四大海外上市公司的电信、网通、移动和联通能否自此自由地竞争。

  本报记者邹山

3 电信资费监管:疏还是堵?
在电信资费格局中,作为关键方的政府部门,似乎成了资费下调的阻力源

  对于电信运营商之间愈演愈烈的价格战,政府的相关部门显得忧心忡忡。2004年,信息产业部和国家发改委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电信资费监管工作有关事项的通知》(204号文件),其中的一个重点内容就是设定价格下限,避免运营商的资费标准出现低于成本的“倾销价”。

  政府部门的出发点也是相当的良好:恶性的价格战虽然会让老百姓一时受益,但是对于企业的长远发展却会造成损害。一来运营商企业都是国有资产,其长远利益就等同于国家的长远利益;二来这些企业发展不顺,消费者将来也不会得到更优质的服务,等于消费者的利益也受损。

  从这个角度看,政府和运营商两者的态度与其在“取消月租费”争议中的态度迥然不同。我们无法说清楚取消月租费的关键方,但是在普遍的电信资费格局中,关键方明显是政府部门,而且这个关键方似乎还成为了资费下调的阻力源。

  政府部门的立场主要站在国有资产维护者的角度。目前四大运营商都在海外市场上市交易,其资费标准将直接影响到投资市场的信心。为求稳妥,政府方面不可能完全放开定价权,包括实施单向收费等。

  而分析人士就指出,用户群体与股票投资者群体的分裂,造成了用户对运营商资费的压力无法上传的情况。

  要改变这种状况,就必须改变目前运营商的投资结构,更多引进国内的民间资本,让股东和用户群体重合。

  而204号文件在出台后也受到一些质疑,关键问题就在于如何确定电信行业的成本价。业内专家指出,电信成本价在全球范围内也是一个难题,如果无法确定成本价,那么政策的可执行度也会大打折扣。另一方面,目前我国消费群体的收入水平并不高,价格战仍然是市场竞争最可见效的手段。

  如果采取“堵”的监管策略,或许运营商会让监管者防不胜防。倒不如换而“疏导”,在将价格决定权交给运营商的同时加强服务监管,引导市场竞争由依靠价格战走向服务的多元竞争。

  本报记者李嘉陵

4 《电信法》酝酿24年有望露面
三网高速融合等关系重大的问题并没有直接涉及

  《电信法》即将作为第一类立法送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并有望最终获得通过。据悉,最终送交国务院法制办的《电信法》(送审稿)中,一些关系电信业的重大问题将会通过法律的方式最终确定下来。

  业内专家认为,我国《电信法》所面临的问题包括电信服务质量、互联互通、电信资费、网间结算、3G启动、牌照与运营、三网合一、小灵通、IP电话……

  长期以来,资费混乱和互联互通难的问题,把一个本该充满活力的电信市场闹得沸沸扬扬。砍断电缆,故意设置呼叫障碍,擅自收取用户的费用,被投诉仍不理不睬。而由于涉及消费者的切身利益,互联互通和电信资费则更是集中地成为消费者最为关注的两大焦点问题。

  《电信法》将如何处置和解决这两大难题?

  有专家认为,电信法对待互联互通和电信资费等棘手问题,过分地依靠法律和行政干涉,不仅不能解决问题而且适得其反,局面越来越糟。可以通过设置一定的“游戏规则”和“高压线”,剩下的事情交给市场来调节和均衡。但问题并没有想像的那样简单。这些问题的产生,大多与监管部门的缺位有较大关联。

  据北京邮电大学一位教授分析,由于国内电信行业飞速发展,一些具体的政策性问题并未最终列入《电信法》。业内呼声最高的关于成立“信监会”或“通信管理委员会”的提议并未被最终列入。由于诸如成立信监会将直接涉及政府行政部门区划,目前并不具备现实条件,据悉在修订后的《电信法》中并未明确提及。

  在这一国内首部电信大法中,关于目前由于技术快速发展、导致三网高速融合等关系重大的问题并没有直接涉及。

  在这部法律中虽加入了成立“信监会”与“三网合一”的条款,但由于直接涉及信产部和广电总局如何融合的重大问题,未来是否成立一个专门的职能机构,统一规范管理可能越来越多相互“越线”的广电、电信部门,仍是一个不确定问题。

  但是,中国的第一部《电信法》一直酝酿了24年,直至今年才露出“庐山真面目”。

  此前,每当电信业内出现难以解决的矛盾或问题,最后都会被归结成“需要尽快推出《电信法》,以便有法可依”。长期以来,《电信法》似乎已经成为国内电信业“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灵丹妙药,所有的部门和企业不作为或相互矛盾,大多归因于《电信法》的缺失。

  本报记者邹山

5 宽带政策与市场均待突破
运营商需要开发更多有针对性和市场细分的产品

  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目前拥有宽带用户已经超过3100万户,而电信运营商在其中更是占有绝对的资源优势。如何利用这部分潜在收益巨大的市场资源应该成为电信运营商思考的问题。目前国内在宽带运营领域的现状无疑是不尽人意的,宽带接入带来的直接收益仍然是运营商宽带利润的主要构成部分,宽带内容服务无论是在政策上还是在运营方自身的市场运作上都有待突破。

  运营商在宽带运营的商业模式上还大都延续了窄带时期的“吸引眼球”的策略,而宽带用户市场显然需要更加个性化的服务,运营商需要开发更多有针对性和市场细分的内容产品。但是目前SP、CP与运营商之间的关系仍然比较松散。要将SP、CP的力量聚集到运营商统一品牌之下,形成紧凑的产业链,运营商就必须改变现有的与SP、CP简单的财务分成关系,探索建立更有效的管理模式。

  而宽带内容在政策上的瓶颈效应主要凸现在宽带视频领域。业内公认宽带内容服务于窄带时期最大的不同就在于突出互动性,而视频服务因其交互性和实时性,则被视作未来宽带主要的内容组成部分。而从全球范围内的经验看,有线电视服务提供商在宽带视频发展中都起到关键作用。而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国内日渐升温的IPTV业务却遭遇到部门利益冲突带来的政策限制。

  在内容资源上具有垄断优势的广电部门本来可以为国内宽带发展起到助推器的作用。但是广电部门在推广数字电视方面不遗余力,并且以电视机为最终接收终端的此项业务也能带来巨大的经济收益。从这一角度上看,以计算机为终端的IPTV业务无疑对数字电视构成了直接的竞争威胁。利用既有的政策资源和版权优势,电视内容拥有方的保守让宽带运营方无米下锅,直接束缚了IPTV的发展。而在现有的已经开展的业务中,也大都限于已播出过的节目资源的点播,实时播放难以实现,在现有审批制度下更不要说独立的节目制作播出了。

  业内专家指出,广电与电信的融合是大势所趋,这种融合带来的并不是利益的消磨,相反是利益的共生。实际上,一些地方已经将IPTV延伸到电视机上,从而为电信和广电两方面带来收益。

  要打破这个政策壁垒,需要决策者避免短视,政府部门间协调利益共同推动。

  本报记者李嘉陵

关键字标签:2005年电信十大十大悬念

上一篇:全球10大电信公司营收 中国移动一枝独秀
下一篇:10大电信热点技术发展趋势分析